宋代的地图

时间: | 浏览:次

宋代的地图。五代十国期间,各政权间的战争和吞并不断,军事、外交和政治的需要使一些专题地图、特别是军事形势地图得到重视。直到北宋初年,这类地图还发挥着重要作用。北宋先后处于与后蜀、南唐、北汉等割据政权并存和与辽、西夏对峙的局面,一直注重于这类以表示军事形势为主的地形图

乾德二年(公元964年),宋朝捕获了后蜀派往北汉的密使孙遇、杨蠲〔juan捐〕等,宋太祖赦免了孙、杨二人,令他们将蜀国的山川形势、部队驻扎的地点、道路里程等都画成地图。在派遣王全斌出兵伐蜀时,宋太祖亲自将这幅地图交给他,还在地图上指出蜀国在夔州长江上架设铁索浮桥的地点。这幅图对宋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大将曹翰为了说服宋太祖出兵收复被辽国占领的幽燕十六州,特意画了一幅幽燕地图,使宋太祖看后怦然动心。据说,宋太祖为了表示不愿意进攻段氏大理国,曾用一把玉斧在地图上划定以大渡河为宋朝的南界。

至道二年(公元996年)七月,刚登位的宋真宗要了解边疆郡县的山川形势,专门派杨允恭、窦神宝、李允等分头到各地测绘。九月,杨允恭等绘成《山川郡县形胜图》献上。几天后,真宗在滋福殿召见大臣,一起观看西部边疆的地图,并指着图上的军事设施说明自己的部署。这类图一般是以地区分幅的,由于篇幅较大,内容丰富,绘制的次数自然不止至道二年这一次。真宗将它们悬挂在滋福殿四壁,用作部署军事及向大臣布置的根据。如咸平四年(公元1001年)十月,他曾向大臣出示《陕西二十三州地图》,详细说明山川形势、险要地点和少数民族的分布。他指着北壁上的《灵州图》说:“这是冯业画的,山川形胜画得很详细。”指着南壁挂着的《甘沙伊凉等州图》说:“这图上画着黄河发源的地方还在积石山之外,与《禹贡》的说法不同。”北壁的《契丹国界图》记载着契丹国土南北1500里,东西900里,真宗说:“地方倒不大,可惜燕、蓟这些州被这异族占了。”

由于皇帝对这类地图的偏爱,大臣们纷纷献图,或者通过献图来强化自己的建议。如郑文宝主张放弃灵州,曾献《河西陇右图》。盛度出使陕西时,到各地考察,收集资料,绘成《西域图》,得到嘉奖。以后真宗还亲自召见询问,盛度又在汉代河西五郡的基础上,将秦代长城、唐代节度使驻地和山川、道路、聚落、军事设施等画成内容详尽的《河西陇右图》。这是一幅西北地区的历史军事形势地图。

由于地图记载的内容非常详细,在政治、军事上都具有重要作用,外国就会将地图作为了解宋朝的重要情报。熙宁年间(公元1068—1077年),高丽的使者来宋朝朝贡。他们每经过一个州县,就向地方官索取当地的地图,而地方官向他们提供了很详细的地图,山川、道路、险要等各方面都画得一清二楚。到扬州时,他们也照会州官索要地图。当时丞相陈升之正好出任扬州知州,就骗他们说想看看两浙路给了他们什么样的地图,以便按同样规格绘制。等收到这些地图后,他就将它们全部烧掉,并向皇帝作了详尽的报告。高丽使者或许并不是出于军事目的,因为高丽不可能对宋朝采取什么军事行动,而且据《梁溪漫志》的记载,宋使卢多逊在宋初出使高丽时,也带回了高丽国各州的地图,所以高丽使者的做法有先例可循。但既然陈升之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且正式上报,朝廷在此后必定会采取措施,规定不得向外国使者提供各地地图。至于在敌国之间,地图的保密就更不在话下了。

出于行政的需要,宋朝规定各州每逢闰年上报地图。以后又改为每隔一次闰年上报一次。淳化四年(公元994年),宋太宗命令画工用100匹绢拼在一起,根据缴获的各国地图和各州上报的地图,画成一幅巨大的《天下图》,藏在皇家档案库。但如此大的地图大概没有多少实用价值,所以以后宋真宗用的还是分地区的单幅地图。咸平四年(公元1001年),专管地图的官员吴淑提出,各州的界线犬牙交错,分州画的地图往往不能很好地拼合起来,建议各路的转运使(主管财政和运输的长官)每次要画一幅本路各州的地图上报,每10年要画一幅本路的全图。他的意见得到采纳。许仲宣出任北海军(宋朝的一种行政区划)的行政长官后,觉得该军的辖境完全有资格升为州,就画了一张地图上报,果然获得批准,北海军升格为潍州。这类政区地图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城市是政区治所所在,因而城市、特别是首都或历史名城的地图的绘制一直受到重视,唐代就有一些绘制精详的城市地图问世。从宋代留下的石刻地图可以推断,当时绘制的城市地图为数很多。

自裴秀的《禹贡地域图》以后,编绘历史地图的传统一直没有中断,但目前保存着的最早一部历史地图集是宋代的《历代地理指掌图》(又名《地理指掌图》)。此图集由北宋税安礼编绘,南宋赵亮夫增补。宋代曾多次翻刻流传,至今日本东洋文库还收藏着注明“西川成都府市西俞家印”的宋刻本,国内所见的几种都是明代翻刻本。这部地图集共有图44幅,每幅均有图名,图后都附说明。上起传说中的帝喾〔ku库〕,下至宋朝,各朝地图至少一幅,多则五幅。第一幅是《古今华夷区域总要图》,图中的海岸线、河流、长城等的轮廓与阜昌七年(公元1136年)上石的《华夷图》相似,图后所附图说与《华夷图》上的文字说明也基本一致。第27幅《唐十道图》的西部标有“星宿海”,可能是目前所知该地名最早见于地图上的一次。最后一幅为《圣朝升改废置州郡图》(明刻本改“圣”为“宋”),其中有南宋的建置,说明已经增补过。值得注意的是,这部图集的宋刊本就采用了红黑双色套印,准确地反映了原作“古墨今朱”的特色。这也证明,由贾耽开创的以不同颜色分别显示古今内容的历史地图绘制方法已为历史地图作者所普遍采用。

历史地理图也包括各类专题图,如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刘景阳和吕大防曾奉命绘制一幅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城的历史地图,此图的比例尺(折法)是二寸相当于一里,在图上绘出了古代的宫殿、城墙等建筑。此后李好文所绘的《长安志图》中的平面图就是以这幅为依据的。

杨甲在绍兴二十五年(公元1155年)前后编绘的《六经图》,是我国现存的第一幅印刷地图,这比欧洲的第一幅印刷地图要早200年左右,但制图水平比后者要高得多。